日本一位诺奖得主:东亚教育是在浪费时间

头条
2019
11/06
23:16
分享
评论



2001年,日本提出一个目标:50年30个诺贝尔奖。


此等狂言一出,自然招来我们无数耻笑和白眼。


可截至昨天,日本用“19年19奖”给了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照这样的态势发展,日本恐怕会超额完成目标。


△图片来自网路


震撼之余,我对日本的教育充满了好奇。


无意中在网上看到2014年诺贝尔得主中村修二对东亚教育的反思,深受启发。


所以迫不及待将文章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我们更多反思,不要跟着大流一条路走到黑。


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中村修二因研发蓝光LED而获得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2015年1月他在东京的驻日外国记者协会举行记者会,批评了日本的专利制度和整个东亚教育体系。


他抨击了日本的教育制度,称大学入学考试制度非常糟糕,中国和韩国也都如此,所有高中生的教育目标都是考入著名大学。


他认为亚洲的教育制度是浪费时间,年轻人应该学习不同的事情。


中村修二是个非典型的日本科学家:


1、出身普通渔民家庭,考试能力也平平,上了日本三流大学德岛大学;


2、他动手能力非常强:上午调仪器,下午做实验;


3、自学能力非常强:中村对物理学具有深刻的理解,但他完全是靠自学而来的。


他读的德岛大学甚至没有物理系,这样的人在日本饱受压制,他对于日本教育制度的批评,也是言出有因。


一、东亚教育:效率低下,所有人都深受其苦东亚的教育体制是比较特异的,经常是得到局外人的赞赏和局内人的诟病。


日本的教育体制已经相对算这三国里比较宽松的了,有些国家就别提了,老师、学生、家长所有人都深受其苦。


至于韩国也是以极端的应试主义和学历主义闻名的。


首尔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 Yonsei University)总称为“SKY”,韩国最大规模企业的总裁们,70%是这三所大学的毕业生,而80%的司法机构公务员来自这三所大学。


韩国孩子几乎都要上补习班,2009年韩国补习班获利总额约73亿美元,这比三星电子的盈利还多,教育支出庞大是韩国人不敢生育更多孩子的最大原因。


2012年,经合组织进行了“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在数学和阅读项目上,韩国学生在所有成员国中排名第一。


但是,这项成就是以相当低的效率取得的,有评价说:“这些孩子是靠双倍的努力加双倍的花费……才得到这样的成绩。”


 为何东亚会有这样的教育体系呢?


我觉得,是因为东亚国家在现代教育体系本来就有的普鲁士的基因,再加上了东亚儒家和科举传统。


而对于有的国家来说,可以说又加上了苏联式教育的实用速成导向和思想灌输功能。


二、东亚教育具有循规蹈矩的“普鲁士基因” 


在十九世纪之前,教育其实是个类似手工业的学徒制,不管是东方的私塾还是西方的家庭教师。


但是随着科目的增加和对受基本教育的劳动人口的需求,出现了所谓的 K-12(也就是我们亚洲的普通中小学)教育制度。现代各国的标准教育模式,是我们已经以为天经地义的几个基本要素:


1、早上七八点钟走进教学楼;


2、在长达40-60分钟的课程中全程坐着听课,在课堂上,教师负责讲,学生负责听;


3、穿插在课程之间的有午餐以及体育课的时间;


4、放学后,学生回家做作业。在标准化课程表的禁锢下,原本浩瀚而美不胜收的人类思想领域被人为地切割成了一块块,一块块便于管理的部分,并被称为“学科”。


同样,原本行云流水、融会、融会贯通的概念被分成了成了一个个单独的“课程单元”。


这个模式,是在18世纪是由普鲁士人最先实施的。


是他们最先发明了我们如今的课堂教学模式。


普鲁士人的初衷并不是教育出能够独立思考的学生,而是大量炮制忠诚且易于管理的国民,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价值观让他们服从包括父母、老师和教堂在内的权威,当然,最终要服从国王。


当然,普鲁士教育体系在当时的很多方面都具有创新意义。


这样的教育体系让上万人成了中产阶级,为德国成为工业强国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原动力。


基于当时的技术水平,要在普鲁士王国实现人人都接受教育的目标,最经济的方法或许就是采用普鲁士教育体制。


然而,该体制阻碍了学生进行更为深入的探究,对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有害无益。


不过,在19世纪,高水平的创造力逻辑思维能力也许不如思想上服从指挥、行动上掌握基本技能那么重要。


在19世纪上半叶,美国基本照搬了普鲁士的教育体系,就像在普鲁士一样,这一举措能够大力推动中产阶级的构建,使他们有能力在蓬勃发展的工业领域谋得一份工作。


除了美国,这个体系在十九世纪也被其他欧洲国家仿效,并推广到欧美以外其他国家。


但是,如今的经济现状已经不再需要顺从且遵守纪律的劳动阶层,相反,它对劳动者的阅读能力、数学素养和人文底蕴的要求越来越高。


当今社会需要的是具有创造力、充满好奇心并能自我引导的终身学习者,需他们有能力提出新颖的想法并付诸实施,不幸的是,普鲁士教育体的目标与这一社会需求恰恰相反。


如今的教育完全忽视了人与人之间异常美妙的多样性与细微差别,而正是这些多样性性与细差别让人们在智力、想象力和天赋方面各不相同。


三、普鲁士基因以外,东亚教育还深受儒家传统和科举制度影响 


东亚三国在19世纪末为了追赶西方列强而开始引进这种现代教育制度时,又不可避免地由于自己的儒家传统和科举制度,而对这个制度作出了潜意识的扭曲和偏重。


1、对大学入学考试和科举制度的混淆东亚国家对大学入学考试,总是会和他们长期的科举传统混在一起。


古代社会对创造力没有那么大的需求,所以科举是个很好的制度,以最小的冲突完成了社会管理者的选拔,且完成了一个以智力取代门阀的准绳的建立。


如果要和科举类比的话,现在的对应物应当是公务员考试或者某些大公司的入职考试。


因为这些考试和科举一样,是需要选拔出已经训练有素的成年人,马上就可以从事某些工作。


而大学入学考试,目标则是要选出可塑性强而又有志向者进行下一步的教育,这样的人要好像从熔炉里取出的液态玻璃,可以旋转拉长,可塑性极强。


而科举考试得到的人员,则要像上了釉彩的出窑瓷器,马上就可以使用,但是如果你做什么改动,不是破裂就是刮伤。


此外,考试是个用处非常有局限的工具。


古代的科举对人才的遗漏尽人皆知,而现代不管哪种考试,能考得出考生的兴趣、志向、想象力和实际操作能力呢?


即使是已经看起来最客观最可衡量的数学考试,也会遗失很多东西。


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举了代数为例子。


在学习代数时,学生们多半只专注于在考试中获得高分,考试的内容仅仅是各单元学习中最重要的部分。


考生们只记住了一大堆X和y,只要将X和y代入死记硬背的公式,就可以得到它们的值。


考试中的X和y体现不出代数的力量及其重要性。


代数的重要性及魅力之处在于,所有这些X和y代表的是无穷的现象和观点。


在计算上市公司的生产成本时使用的等式,也可以用来计算物体在太空的动量;同样的等式不仅可以用来计算拋物线的最佳路径,还可以为新产品确定最合适的价格。


计算遗传病患病率的方法同样可以在橄榄球赛中用来判断是否应该在第四节发起进攻。


在考试中,大部分学生并没有将代数视为探索世界时简单方便且用途多样的工具,反而其视为亟待跨越的障碍。


所以,虽然考试是很重要的,但是社会必须能认识到考试的极大局限性,并削弱它在选材中的位置。


美国的教育制度以双保险的方式抑制学生在在考试上过分浪费精力:


其一,SAT的考分只是录取考量的诸因素中的一项,过于重视SAT是不明智的;


其二,SAT每年有6次报考机会。


China的教育制度则以加倍的方式促使学生浪费青春:


其一,高考分数是录取与否的决定性因素;


其二,高考一年一度。


2、东亚国家对复习的过度重视2009年发布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喵日本与你快乐分享

关注喵日本

关注走进日本

电话对应时间:日本时间 9:00-18:00

+81-092-719-0366

公司地址:日本福岡県福岡市東区唐原2-17-8

公司网址:http://www.pointyes.jp

Copyright © 2005-2019 pointyes. ( 鲁ICP备16001967号-6 )
返回顶部